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光荣日彩排衍生段子

夏之光很委屈。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结束联排的他们又在演播厅琢磨了每个节目的细节之后才准备回到住处。
想想晚上的联排,从音响没声音到放错伴奏带,夏之光觉得自己最后那首歌时站在椅子上被擦掉的泪水好像又回到了眼眶里。
旁边的战战枕着他的布朗熊靠枕仰靠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前面的欢欢放松下自己,歪着头靠在澍肩膀上,夏之光看到澍伸手抚了两下他的头发。他私以为这样的动作暧昧又困难,可这是那两个人在安慰对方时候最常有的状态。
车窗外的天都快亮了,夏之光仿佛听到另一辆车上白队少年欢声笑闹的声音,揉揉耳朵撇撇嘴,接受自己身边平缓的呼吸声和汽车发动机的鸣响,他抱紧手里的猴子,用大拇指轻轻揉揉它的头毛。

少年之城依然在那儿,红色的背景板好像昨天还是刚刚做好散发着油墨的味道,空调外机呼呼的朝一小片草坪扇着风。
肖战跟在另外三个人后面,看光光打起精神想逗笑郁郁不乐的队长,却被队长拍拍脑袋赶去睡觉。
夏之光一脸无措地看欢队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又转头去瞅澍儿。
白澍摇摇头,抬手捏了捏他的后颈说:“去睡吧。”
肖战叹了口气,走过来搂过光光的肩膀,把他带进卧室。
“战战……”光光显得有点儿无所适从,抱着泽希跟在肖战身后。
肖战把他的布朗熊重新挂在床尾,揉了揉夏之光的头发:“欢欢只是累了,大家都累了,早点睡,没几个小时就要去化妆了。”
夏之光看了看哥哥,点了点头。

肖战走出外间,果不其然看到白澍又抱着手机在刷微博,他抱着要去洗澡的东西在那人身边坐下。
“欢欢还好吗?”
澍儿放下手机看向他,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看他整场眼睛都在粉丝群里找啊找的……”肖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欲言又止地朝浴室的方向瞅了一眼。
白澍本来以为在彭楚粤面前只能说没事儿会好的已经很无力了,如今才发现自己连把那些说给他听的资格都没有,甚至不太敢去问究竟为什么难过。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在自己今天无数次跟粉丝招手比心的时候,粤粤和自己肩并肩,却两只手握在身前,笑容尴尬。
粉丝的事情他们无法控制,不管是多与少或是和谐与争执,少年们都只能默默的祈祷,一句话也没法说出口。
这是他们这五期以来学到最尴尬的一件事。

彭楚粤趿拉着拖鞋从浴室走出来,毛巾顶在脑袋上,发梢还滴着水,一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没心没肺地冲沙发上的两个人笑。
“吼!肖战你还不去洗澡!我们马上就要起床了!”
肖战转头看到白澍也同样惊讶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这就去,这不是等欢队你呢嘛!”
“不愿意跟我一起洗澡你就说啊~”彭楚粤一屁股坐在肖战原来坐着的地方,脸伸到白澍面前看了看,“澍你都回来多久了还不卸妆!快去快去!”
白澍直视着他的眼睛也不说话,片刻又笑起来,冲他送一个粤式飞吻起身就走,像小糖豆一样化在彭楚粤心头上。
他知道白澍什么都懂,也知道白澍为什么不说,他的欲言又止和支支吾吾有时候和温暖的怀抱是一样的效用。
彭楚粤站起身叫了一声:“澍儿。”
白澍转身看到那人浮夸地在手上亲了一下之后飞向自己,就好像两人成军那时被采访时做的那样,突然就觉得,其实只要四个人在一起,就好像什么都没关系了。

红队的奋斗是一部血泪史。
对这件事体会最深刻的不是彭楚粤也不是陈泽希,而是肖战。
相比于前三期把自己放心大胆地交给李宇春相比,后面几期的自己还真是操心操的头发都白了。
并不是说淇哥不好,可是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在音乐表演的舞台设计和创意表现上,舒淇与李宇春比差了不止一个六亿天团的距离。
肖战吹干了头发躺在床上,一边催着身边的白澍放下手机好好睡觉,脑袋里还在回放着今天彩排的种种。
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白队总决赛的舞台设计,说实话,他觉得他们输了。穿着深色西装的他们在狂拽炫酷叼炸天的黄金战甲旁边简直像是来当观众的。
他觉得大家肯定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才会到现在还维持着浓浓的低气压状态。
听到对面的床悉悉索索不停传来翻身的声音,肖战就知道他们那个年龄最小但是心思又重的不行的宝贝又睡不着了。不忍心听他在被窝里折腾自己,叹了口气叫了声:“光光。”
“……恩。”声音被闷在被子里,听着就让人心疼。
“过来吧光光。”肖战身子往旁边挪了挪,给夏之光让了个地方。
拖鞋趿趿拉拉的声音由远及近,黑暗里有个清亮软糯的声音边叫着战战,边在他床上盘腿坐下来,肖战看着他露了一大截的小腿,抽出他屁股底下的被子盖了上去。
“战战……”小孩儿好像也没想好自己要说什么,支支吾吾地叫着哥哥的名字,“我……”
“光光,你还记得第一次你睡不着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么吗?”肖战的声音温和有礼,像极了二十七八度的阳光。
“记得……”夏之光动了动腿,手上把玩着他的美猴王。
“没关系的,龙总不是说了吗?输赢只是决定谁率先出道,就算输了,我们每一期都尽力了,玩儿的很开心,这样很好啊。”肖战伸出胳膊搭在夏之光的膝盖上调笑他,“还是你觉得,就算跟我们分开,也想赢?”
“不是,不是!”光光急得使劲摇头,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泽希,绝不想再失去另外三个哥哥。他想赢,可也不是因为着急出道,而是真的不想再被人看扁了。
“光光,这只是我们这条路的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本来夏之光难过就有很大一部分因为欢欢,听到他这样说,仿佛也释怀了一些。
“别一脸委屈光光,你该长大了,就算我们经历了什么困难的事情,伤心的事情,我们都还在一起,这些事情只会让我们更团结。”白老师收起手机靠在床头,“要是担心我们就快点长大吧,我们互相罩着。”
夏之光点点头:“还有泽希。”
“对,还有泽希,还有思恒,还有宾宾,还有所有我们的兄弟。”
肖战转头看着白澍,觉得白老师简直沐浴在一片圣光里,不禁笑了起来:“光光,你要记得淇哥给我们的信里写的那些话,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不管是输是赢,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一定要珍惜,要坚信,只要坚持努力,不管哪条路,都能走到最好的结局。如果今晚我们赢了,我们得到了奖章和出道的机会,却可能更早的要面对更多的矛盾和更残酷的社会,如果今晚我们输了,我们失去了荣誉,但是以后我们会更努力,更团结。”他在夏之光盖着被子的膝盖上使劲揉了两下,“你说对不对?”
“恩……”小娃的奶音依旧犹豫不决,彭楚粤轻轻接上肖战的话。
“这是我们在这儿睡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明天从这儿走出去,我们都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但是这半年,认识你们真的很棒,是最棒的事情。”
“我也是。”白澍已经陷入昏昏沉沉的状态,迷迷瞪瞪着接上彭楚粤的话。
肖战看着黑暗中的光光,用力的点了点头,抬起手在他耷拉着的小肩膀上揉了揉:“没错,快去睡吧,最近都累得不行了,最后一场,无论怎样我们一定要拼尽全力。”

明天就不能再哭了啊……夏之光躺在床上想着哥哥们说的那些话。不管怎样,明天一过,就彻底长大了。他使劲揉了揉他的美猴王。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的话……

天已经快亮了,熹微的晨光笼罩在少年之城,而少年们的梦才刚刚开始。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