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粤澍】行歌 · 5

希望大家能对文里出现的每一个名字有印象

说不定他就又出现了呢

一觉醒来又是周一啊

祝大家愉快

----------------------------------------

酒吧街门口的路说起来也就是条普通的路,挤挤挨挨的小街顶着正中午的日头,路边花瓶里的观赏植物奄奄一息地垂着头,店门旁接着空调水的大水桶被晒出缠绵的热气,堆着的砖头,立着的笤帚簸箕凑热闹一样哄哄冒着脏兮兮的异味儿。

白澍一根手指上转着自己的车钥匙走进了“恶意”。中午的酒吧还没营业,少年熟门熟路走到走廊最尽头,用脚尖顶开了门。

“公子。”屋里的人看见白澍进来,齐齐站起来鞠了躬才重新坐下,白澍嫌弃地撇嘴。

“都瞎叫什么呢。”他扯开一把椅子,拽下头上的棒球帽给自己扇扇风,空调呼呼的冷气在少年发尖儿上盘旋“嘿郭子,欢迎出狱。快,给我弄碗盖饭,饿死小爷了。”

“好嘞,辣子鸡啊。”

郭子名叫郭冲,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表面上是临街便利店的老板,其实是白澍的半个帮手。他比白澍还大两岁,穿着纯白的工字背心儿,肩头搭着毛巾,左胳膊上纹着一列字母,力量的线条清晰可见。

白澍点头,瘫在椅子上甩甩手撵他出门。

关门的声音利落干净,白澍手肘搭在额头上。他眯着眼睛不说话,屋里也就没人敢弄出个比呼吸更大的声儿,空调外机轰轰隆隆的,突然卡了半声儿听起来就像一口老痰噎死了个龙精虎壮的大小伙儿。

敲门声终于响起,郭子也没反应过来辣子的香气儿这会儿比哈利路亚更让人期待,白澍懒洋洋支起身子,摸到桌子上的筷子。

“下次别上班给我打电话啊郭子,”白澍就着盘子边儿扒了一大口,“事儿怎么着了?”

腮帮子鼓鼓囊囊的白澍看起来特别像仓鼠。

这是彭楚粤说的。

“放心吧澍,周宗南这次绝对弄干净了。”

“恩,”白澍优雅地从嘴里拎出一节红辣椒,扔在盘子旁边铺着的餐巾纸上,“上次怎么回事儿?”

一个反带着棒球帽的小个子呼地一下站起来,义愤填膺地就想拍桌子,被坐在旁边的兄弟拦了下来:“底下的兄弟们没想到那小子身手那么好,根本没来得及上去帮忙!”

白澍正捞了手边随便一本书边吃饭边翻,听到这话眼神一凛。他手指垫着书页,平静地抬眼瞅向那人,慢条斯理咽下嘴里的饭。

“坐下。”

那人坐下,垂着眼不敢吭声。

“后面的呢?”

郭冲安慰性地给小个子顺了顺背,拍拍肩膀示意他不要在意:“之后的也都计划好了,但是那个叫……彭楚粤的……?”

白澍眼神闪了闪,不紧不慢地夹起盘子里最后一粒儿鸡丁,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

“毕竟那事儿其实跟他无关,只是彭建国那个人……”郭子推过桌子上的餐巾纸给白澍,白澍就着那张餐巾纸,好像看见了某张傻乎乎的脸。

“光哥呢?”白澍盘起一条腿踩在凳子上,答非所问。

“上课去了。”

白澍点点头,摸出手机随意翻翻,没再继续说下去。

“澍哥……”棒球帽唯唯诺诺地开口,“你看彭楚粤……”

“……”

“他毕竟是个警察,现在做太危险了。”

白澍“呼”地站起身,身后的椅子颤颤巍巍两下哐当落了地,白澍把手机撂在桌子上,转身拉开门走出去。

“我想想。”

 

大清早一上班,彭楚粤这凳子都还没坐热,就被白举纲叫出去开结案总结会了。

村子里那案子后来的调查异常顺利,前两天彭楚粤和肖战一起把死者的妻子王翠芝带回了警局,这女人撕心裂肺地哭,不停喊着冤枉。

“人是你杀的吗?”

彭楚粤站在审讯间墙边看着女人接受问询。

那妇人点点头,两手不安地在红色花布坎儿上蹭弄。

“那为什么喊冤?”问询的警察头也不抬,一根笔在纸上哗哗哗地写。

“是大彪让俺杀的!”妇人眼泪甩在地上,两手牵着手铐造出一阵叮铃桄榔声,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让俺杀的!”

陈大彪就是跟王翠芝搞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当天下午,原本出门办事的周宗南临时返回,看见了自己家里辣眼睛的一幕。后来陈大彪提起裤子逃回家里,留王翠芝跟周宗南大吵一架。

吵架后的王翠芝干脆破罐子破摔摔门而走,去找同村的陈大彪商量解决的办法。半夜回来就把睡着的丈夫给杀了。

彭楚粤盯着妇人的脸,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像是在说谎,可是当被问到对方是怎么撺掇她的,妇人低着头抹眼泪,只是支支吾吾地说记不得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翻不了盘了,人是她杀的,尸是她抛的,仅仅依靠着一言证词说是对方撺掇,怎么听也没有说服力。

他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

法律只信证据。

“案子怎么样了?”白澍两指夹着笔,笔杆在办公桌上有节奏的一敲一敲,托着腮帮子看抱着笔记本进来的彭楚粤肖战两人。

“结案了。”彭楚粤把笔记本扔在办公桌上,他不安地皱着眉头,“这案子结的太仓促了,我老觉得有问题。”他想起前两天自己调查现场的时候在陈大彪家发现的那本心理学的书,一个农民看心理学,这着实有点突兀。

肖战就着墙边的脸盆洗了把脸,水珠挂在过长的刘海儿上:“完整的证据链摆在那里,我们只能听证据说话,”他拨弄下自己的头发,“阿西吧我这头发得有三斤重……”

“彭楚粤下班陪我去剪头发吧。”

“矮油你好烦啦剪头发还要我陪你……”他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扭头去看肖战,“可是我觉得那案子……”

“……”

“好啦好啦我陪你去。”

白澍翻开本子,钢笔刷刷响,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日子一天天挤挤挨挨地过着,陈泽希无聊地撕着面前的万年历,不知不觉就到了第十个连续加班的傍晚,今儿终于凑着个空,赶紧撺掇大家去约个饭。

“都谁?”白澍懒洋洋地趴在办公桌上,面前立着一本陈泽希不太想去追究的书。

“肖战,白举纲,我,你……”陈泽希伸着大长腿坐在对面椅子上,掰着指头数,“哦,还有彭楚粤。”

白澍的眼睛从书里滑出来,慢悠悠把面前这个叼着牙签的地痞小哥儿打量了一遍。

“去哪儿啊。”

对白澍来说,夏天的正义就是游泳,西瓜和撸串儿。

街边的大风扇把一点点烤羊肉扇出一片硕大的香气,老板娘缠着黑了吧唧的围裙舔舔手指说找两块明儿您再来嘿,被苍蝇蚊子包围的灯泡下矮桌永远擦不干净泛着油渍,桌边横七竖八躺着一地啤酒瓶,光膀子的和露大腿的勾肩搭背,聊着台湾回归和中美大战。

越是脏兮兮的地方越是藏着故事,白澍对此一直深信不疑。

然而彭楚粤是拒绝的。

他两只手指拎起一把四条腿都不一样长的小马扎,找了长桌的一个桌角坐下,胳膊肘拘束地放在膝盖上,摇摇头说我只要碗面。

彭楚粤平时很少参加集体活动,经常一起吃饭的肖战和师弟小伍从来也不会带他来这种地方。彭楚粤看着白澍驾轻就熟地点着脆骨腰子羊肉串儿,又拎来一件儿燕京啤酒,觉得有点儿想拉肚子。

白澍憋笑已经快憋不住了,他从来没见过在地摊儿上这么拘谨的人,看着彭楚粤两只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踩,两只手除了扇苍蝇也都不知道该干嘛,白澍摘掉自己头上的棒球帽扣在他头上。

“你把自己弄黑一点,苍蝇就不会来了。”

彭楚粤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睛瞪得像小铜铃:“真的吗?”

白澍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伸手摁着彭楚粤要摘帽子的手:“真的啊!”

那人哼了一声,看着白澍移开的手,觉得手背好像痒痒的。

挠挠。

蚊子真讨厌。

夜市丰富又乏味,万年不变的烤物每次都能讲不一样的故事。几个年轻的警察握着瓶口对吹,说得最多的还是自己上学时候看上的某个长腿大胸的女同学,或是翻墙逃课的青春。后来白澍说相逢是首歌啊,遇上他们是团结就是力量,遇上你怎么偏偏就是牵丝戏。

不过那是后来。

此时的他正看着端上来的疙瘩汤哀嚎,“我不吃香菜啊啊啊啊……”

“恩?”彭楚粤从手机里抬头,看白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那碗汤。

“那你怎么不跟他说……”

“我忘了……”

鼻子微微皱起,眼角因为失落而耷下,两颗小门牙咬在下嘴唇上,彭楚粤仿佛能看见这个人的两只长耳朵都毫无生气地垂下来。他发现这是白澍的习惯,一有什么认真或是纠结的事就会咬着自己嘴唇不松口,这些小细节让他觉得欣喜。

他拿起白澍的勺子,沿着碗边舀掉了一层香菜,白澍瞅着他咧着嘴把勺子塞进嘴里,露着两颗门牙轻轻刮过勺面,好像有多嫌弃那勺子一样,结果想递回给自己的时候才发现有点儿问题。

“啊……我再帮你要一个……”

“服务员~服务员~~~”彭楚粤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盯着那个一刻不得闲的蓬头大妈,手上的勺子跟脸一样烫。

“光听见她答应了。”彭楚粤等了半天等不来人,塌下腰撇着嘴一脸嫌弃。

白澍被他脸红的样子逗得不行,眼瞅服务员一时半刻是来不了,干脆接过彭楚粤手里的勺子:“算了算了,反正你也没怎么碰,就这样吧。”

彭楚粤看眉眼弯弯的白澍把一勺红彤彤的汤汁往自己嘴里送,满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甜腻和洒脱,嘴边的那句再来个勺子就怎么着也说不出来。

“你慢点儿……烫……”

“恩。”

夜市喧闹,白举纲陈泽希他们聊得风生水起,陈泽希手舞足蹈地讲他昨晚在某个酒桌上遇上的一个外放火辣的奇女子,白举纲嘴里嚼着馄饨念念叨叨他的白四任。

公园旁边昏黄的街灯下飞速掠过一只猫,灵活的黑影蹿上花坛,消失在花丛里。肖战正和彭楚粤抱怨着剪次头发丑三天,就见一个高高个子的小男孩儿朝他们走来。

“哥~”小孩儿带着明媚的笑,“树苗儿~”

他拍拍白澍的肩膀,白澍扭过头,嘴里还含着一口疙瘩汤。

“光光?你怎么在这儿?”

“我刚上课回来。”夏之光眉眼都是奶糖味儿的笑意,他站直身子,“树苗晚上回家吗?”

白澍点点头,看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儿身上,他认命地站起身,拉着小孩儿的胳膊给大家介绍。

“这是我弟弟,夏之光。”白澍揉揉夏之光的后脑勺,小孩儿最近窜个子,比他都高,这动作越来越艰难了。

“光光,这些都是我同事,白举纲,陈泽希,肖战,还有彭楚粤。”

夏之光认真的一个一个点头打招呼,安静又乖顺。他身高腿长,随便鞠个躬都觉得像在跳舞,好看的不行。

“澍,你弟你俩基因怎么差这么多啊!”陈泽希还拎着酒杯,胳膊搭在肖战肩膀上调笑,“看你弟这身板儿,啧啧啧。”

“陈泽希去你的!”

白澍只是抿着嘴笑,也不说话。倒是夏之光,嫌别人说他哥不好,不乐意了。

“不是!树苗可好了!他……”

“行了行了光光,”白澍把他拉到一边,“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回去。跟你思恒哥说晚上回去找我。”

“嗯。”夏之光乖乖答应,扭头看了一眼大灯泡底下呛他哥的那个人,算是记住了。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