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粤澍】良城美景(17)

终于!给太太一个大大大大的心!!!!!

树海_yao:

-前文传送-




Chapter 17


 


晚上十点,几个人来到了陈泽希朋友的酒吧。


陈泽希和他的老板朋友打了招呼,酒水对折,还给他们找了个卡座。


与THE VIEW不同的是,陈泽希介绍的这家酒吧更偏向迪吧的性质,喧闹的音乐和涌动的人流,一来到这里,陈泽希就如鱼得水了,他率先举起酒杯:


“来来来!一起庆祝小粤旗开得胜!”


肖战说:“祝楚粤能早日签约,音乐事业蒸蒸日上。”


“那我祝小粤生活幸福!和我们白老板有情人终成眷属!哈哈哈!”


“泽——希——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哈哈,那就祝小粤早日成为国际巨星!”


“那……那我祝彭楚粤哥哥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噗,之光,你这是清朝的词儿了吧!”


“啊?……我想不出来了……”


眼前的朋友们一一说着祝福语,有玩笑、有真诚,彭楚粤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景了,生日没有、逢年过节更没有,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彭楚粤。”就在这时,白澍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回过头去,在昏暗的光线下,那双漆黑透亮的眼睛好像带着温度似的,承载着许多他看不太明白,又倍感温暖的东西。


“祝你……”白澍的声音和周围的嘈杂喧哗相比,是那么沉静,彭楚粤不由地屏住了呼吸。


然而,白澍忽然愣住了,紧接着噗嗤一笑:“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被你们说得差不多了。”


一群人都被这转折搞得措手不及,陈泽希笑得直拍手:“白老师,你故意的吧?你是不是想逗小粤玩?你看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彭楚粤就好像眼前吊着个橙子,刚要咬下去,却扑了个空,他好不容易压抑下内心的狂躁,干笑道:“哈哈,没关系……”


“反正……谢谢你们。”他看了一眼大家,发自肺腑地说。


陈泽希打趣道:“我说你别这么感性,不是要哭了吧?”


彭楚粤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湿了眼眶。


“滚——谁哭了。”


“哭吧哭吧,没关系,哥不笑你!”


几个人碰杯、喝酒,欢笑声淹没在刺耳的音乐里。


陈泽希就像美猴王回到了花果山,没坐一会儿,便按耐不住进了舞池,和女舞伴跳得不亦乐乎。


肖战秉持着家长作风,陪夏之光坐在旁边,他见这个男孩看得目不转睛,便问:“光光,被你舅舅吓到了吗?”


夏之光却摇了摇头,红着脸说:“泽希哥跳舞真厉害。”


“……”肖战觉得这孩子看泽希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天神一样,忍不住问:“你很喜欢他?”


夏之光想也没想就“嗯”了一声,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解释:“我就是觉得我舅舅很……很厉害,对我也好。”


肖战没话说了,叹了口气。


他不相信陈泽希对待小孩儿有多少能耐和手段,照顾人的水平更是有限,所以他这个外甥到底是怎么被收买的呢?


也许就像锅配盖、钥匙配锁,正好对上了,就对上了。


然后陈泽希不得不担当起照顾人的角色,哪怕他不愿意,身后也会有个跟着这个孩子。肖战望着眼前这个天真又认真的男孩,忽然觉得,夏之光的出现对于玩世不恭的陈泽希来说,没准是件好事。


 


视线转向另一边,舞池中央除了陈泽希,另一个人也跳得很欢。


与陈泽希不同的是,这个人显然喝多了,没有搭档、也没有和人互动,纯属自嗨似的,甩着头发胡乱发泄一气。


而舞池外缘还有一个人手里握着酒瓶,倾着身、胳膊搭在栏杆上,笑得合不拢嘴,目光正是望着舞池中央的位置。


一曲结束,旁观的那位举起酒瓶,欢呼一声,嘴巴张成了O形。


“彭楚粤!”


在下一曲开始的时候,他突然大喊道。


声音迅速地被音乐声盖过,可彭楚粤还是听见了。


他回过头,一看到是心心念念的人,兴奋劲儿就又涌了上来,又蹦又跳,活脱脱像个人来疯的孩子。


肖战看着他们,觉得好笑。


要是彭楚粤知道自己喝醉了以后变成了这副样子,还有幸被白澍尽收眼底,那肯定是要疯了吧。


而肖战知道,白澍怎么会嫌弃这样的彭楚粤呢。


虽然有醉意,但那望着舞池中人影的眼神,是真真切切的喜欢与憧憬。


 


白澍的捧场对于彭楚粤而言,就像一针鸡血,他在池子里蹦了很久,才终于觉得有点累了。


他一下来,就走到了白澍跟前。


“彭楚粤。”白澍笑嘻嘻地看着他。


“干嘛?”虽然是傲娇的口气,嘴角却提着笑。


“我觉得可以给你取个名儿。”


“什么?”


白澍想想就觉得好笑,凑到彭楚粤耳边喊:“Party Queen!”


“靠,为什么不是King啊!”他嘴上嗔怒着,但心里却并不生气,甚至还有些得意。


白澍想了想,然后朝彭楚粤身后看去,说:“因为King是泽希啊!”


彭楚粤跟着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狂欢中心的陈泽希,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勾起一片尖叫。他再看白澍,白澍望着陈泽希的眼神很专注,像是含着一股崇拜的意味。


他突然觉得不可理喻。


“你刚刚在看他?!”


“啊?”白澍一愣,无辜地眨眨眼,继而笑起来:“你们我都看啊。”


白澍的话说得轻飘飘的,表情也极其自然,彭楚粤感到自己的喜悦劲儿被泼了桶冷水,令他挫败之余顿感光火。


白澍喝了口酒,抬眼再去看彭楚粤的时候,终于察觉到了他的不悦,问道:“你怎么了?”


彭楚粤沉着脸,不愿回答他,一边说着“我也要喝!”一边抢过了对方手里的酒瓶。


而就在这时,舞池中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人群里传来一迭声的呼喊:“陈泽希!陈泽希!陈泽希!”


彭楚粤和白澍正站在舞池入口边上,不明所以的群众从近旁涌过来,抢着看戏一样。


只听见有人问:“怎么了怎么了?”


“那个帅哥要和Mia舞蹈battle啊!”


“我靠,快去看看!”


人流挤向入口处,还没等彭楚粤听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就觉得脖子被勾住了,身体被顺势往前一带。


虽然动作迅速,可脚后跟还是被涌过来的人踩了个正着。


脚下趔趄,加之惯性的作用,彭楚粤差点撞上白澍。


他连忙撑住墙壁。


然后目光就被眼前的人拴住了。


呼吸毗邻的距离里,彭楚粤觉得空气微微发热。


“你当心点儿,没事儿吧?”白澍抬眼问他。


“呃……嗯。”彭楚粤应了一声,然后又一声不吭了。


过了片刻,白澍试探着问:“你刚刚……生气了?” 


不愉快的情绪回升了起来,彭楚粤还是觉得心中不快,于是赌气地说:“对,我很生气。”


白澍被彭楚粤严肃的样子逗笑了,叹口气说:“我就开个玩笑——呃……我道歉,我不该那么叫你。”


白澍说得很真诚,彭楚粤却一点都不释怀,因为他发现这并不是他生气的原因。


心中涌起一阵烦躁。


“不是因为这个。”


白澍奇怪地问:“那是因为什么?”


彭楚粤迟迟没有回答。兴许是喝多了的缘故,他觉得脑袋昏沉,胸口发闷,有许多细枝末节又无关紧要的东西压在心上,这些东西就像他残存的意识和本能,在他无法做理智思考的时候有了松动,但却无法撇除干净。


沉默的时候,舞池里叫好的声音便钻进了耳朵,“陈泽希!陈泽希!”的呼喊显得异常扎耳。


“吵死了!”他脱口而出。


白澍愣住了。


他仔仔细细地盯着彭楚粤的神情,过了片刻,他皱了皱眉,哑然失笑:“我明白了,你难道是……吃醋了?”


短短几个字,却异常清晰、响亮地穿透了彭楚粤的脑海,犹如火车疾驰而过,在他大脑中留下一片轰鸣。


他的目光放空一样,盯着黑漆漆的墙角,做不出一丝一毫的反应。


白澍没等来彭楚粤的回应,却注意到了对方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怔忪的神色。他忍不住笑起来,觉得再也没有比此刻的彭楚粤更可爱的了。


于是,他踮起脚,在对方的嘴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


彭楚粤只觉得唇上一凉,抬眼就看到白澍正顽皮地笑着。


在意识到对方做了什么的时候,他的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原本滞涩的胸腔像终于耗尽了氧气一样,心脏就快跳出胸口。


他紧贴着墙壁的手滑下来一点,接着又攥紧了。


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酒气萦绕在他的鼻尖,又钻进大脑,令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


他只能看见白澍含笑的眼睛,像远航中的灯塔,亮起在缥缈无垠的海岸线那头,美好得如同幻觉。


舞池里,客人们的起哄声震耳欲聋,但对于彭楚粤而言却好像隔了一层玻璃,远远地传来,只有字句依稀可闻:


“亲一个!亲一个!”


只剩下本能的大脑接收到了某种暗示。


他望着那眼前的人,缓缓地低下了头去。


两唇相贴,那凉而柔软的触感令彭楚粤的心头窜出一股热流,在心脏剧烈的鼓动声中,他近乎贪婪地汲取起对方的气息与温度,就像一个远航的人没了命地朝灯塔的方向奔赴。


白澍的酒喝得不算多,所以那六成的清醒令他在一瞬间诧异且失神。


当感觉到对方滚烫的呼吸时,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温热的舌头钻进了自己的口腔。他能感受到对方的迫切,就像一个好不容易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爱不释手又欣喜若狂。


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耀眼的灯光照在舞台中央,人们的视线聚焦在舞池中的那对男女身上,当女生在男生脸上落下一个吻,群众们爆发出了一串口哨与尖叫。而在台下那个灯光照不到的角落,有两个人被笼罩在阴影里,极尽缱绻和静默,就像是一场从梦中走出来的、目盼心思的久别重逢。




-TBC-




(下一章开始会开启狗血模式,希望大家别打我……)

评论(1)

热度(38)

  1. 奇异果冰。树海_yao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给太太一个大大大大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