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粤澍】时雨

    本文纯属胡编乱造之作,故事的灵感就来源于烧瓶六的小龙角……

    跟俺们宝宝聊了两句,一言不合就开坑,就是这么瞎。

    不过幸好是个短坑,一发完。

    里面的所有说法,都是我自个儿瞎扯的,切莫追溯。

    begin。

-------------------------------------------------------------------

    白澍从小就听过一个故事。
    东海之滨有座水宫,水宫里面住着龙王。龙王年轻的时候听说他大哥有九个儿子,所以龙王也生了九个儿子。
    龙王的前八个儿子都是威风凛凛仪表堂堂,只有第九个儿子是个笨蛋,在哥哥们都能呼风唤雨撒水成兵的十八岁,他用尽全身力气长吹一口气,看到了几个漂浮在他蓝紫色长发间的小水泡。
    白澍为此笑了很久。
    白澍是只小水精,没几个海洋生物听说过的那种。细瘦的半透明身子只有一条小丑鱼那么大,长着小犄角和两只半透明的翅膀。他喜欢白色的T恤和黑色的背带裤,朋友们说他长得像水晶做的人类,他解释过很多次,他不是水晶,而是一只水精。小伙伴们点点头,敷衍着说好吧小水精。
    可白澍在意啊,他每天都到海底的各个角落寻找水晶,想拿回去证明给大家看。
    东海暗潮汹涌,一阵鱼群带过的水流就能把白澍冲出十几米远,他每次都得揪着路边的珊瑚和水草才能勉强安停,于是终于有一天,他被暗流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扒开层层墨绿色的水草,白澍奋力仰头躲开了横穿而过的小虾子,看到了陌生的,冰白色的小屋,窗口敞着,屋里有噗噗突突的气泡声。
    白澍躲在窗口偷看,一个和他一样长着犄角的小娃娃坐在深灰色的床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鼻尖,鼓着腮帮子呼呼吹。
    突然背后一阵水波,白澍还没来得及咒骂背后那只看起来就没成年的小白鲸,就被冲进屋里,撞在桌案上。
    “啊!”白澍强撑着爬起来坐在桌上,一手揉着头发,“啊疼疼疼……”
小娃娃显然被吓了一跳,两腿一蹬蹦到自己床上,一副高级警备的样子。
    “你你你!你是谁?”
    白澍摸摸后脑勺被磕出来的大包,撇了撇嘴。
    “你.......你先说你叫什么?”
    彭楚粤试探着走到床沿,看白澍没什么恶意,跪在床上探头看他:“……你没事吧……我叫彭楚粤……”
   “彭楚粤……诶你跟龙王的名字好像啊!”白澍眼睛亮亮的,盘腿坐在小桌上。
    “龙王是我爹……”彭楚粤爬下床,拉个小凳坐在桌边。
    “你爹?”白澍皱着眉头琢磨妈妈跟自己讲过的故事,“你骗人,妈妈说龙王姓嘭的!”
    “哈?”彭楚粤讪笑,“谁说本王姓嘭!我姓彭!”
    “妈妈说,因为无论什么东西掉进水里都是‘嘭’的一声,所以水的主人就姓嘭,你爹就是水的主人吧?那你也应该姓嘭啊……”
    “我说了我姓彭,我叫彭楚粤!”彭楚粤从来没听过这种荒谬的说法,一时气急。
    “好吧好吧嘭嘭,别生气,”白澍伸出手掌探向彭楚粤的方向,“我叫白时雨。”
    彭楚粤伸出一根手指贴向白澍的手掌让他抓着,轻轻晃了晃,白澍被他晃得上下翻飞。
    “别晃别晃!”他两只手一起揪住彭楚粤的手指,“行啦行啦!”
    “可是我听说龙王的小儿子叫水水,是你吗?”
    彭楚粤抿着嘴点点头,一脸失落的表情:“因为我连最简单的唤水咒也学不会,哥哥们说我太水了,就叫我水水,我的小伙伴们也这么叫我。”他抬手蹭蹭鼻尖,“不过他们现在都不跟我玩儿了。”
    “为什么?”白澍歪着脑袋,抱着自己的膝盖。
    “他们说我是笨蛋。”
    “恩……那我还是叫你嘭嘭好了。”白澍眯着眼睛点点头,长长的睫毛在水里一摇一晃的。
    “我呢……”白澍两手撑在身后,半仰着身子,“我以前叫白澍,爸爸妈妈最近才给我改了名字,可我还是喜欢以前的名字,”他伸出一条腿踢踢彭楚粤的手指,“听起来比较有文化。”
    “你可以叫我澍儿,我是一只水精。”
    “啊!”彭楚粤尖叫着跳起来,吓了白澍一大跳:“你就是水精啊!我在书上看过!”
    “书上说,万物之精皆有灵气,水精生于幽暗之处,由死水化灵而成,万年成一,极阴极浊,色半透,形融天地万物。”
    “不亏是龙王的儿子!”白澍惊喜地笑开,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彭楚粤害羞地挠挠头,耳后红出一朵小花儿。

    后来彭楚粤和白澍变成了朋友,澍儿总喜欢坐在他肩膀上,尽力够着他的犄角让自己别掉下去,白澍说他知道好多没人去过的小海洞,彭楚粤就化出双臂上的龙鳞顺着白澍指的方向向前,找个被珊瑚围绕的小海洞去练唤水咒,白澍撑着膝盖坐在旁边,摇头晃脑得念着《山海经》或是《搜神记》。

    后来水宫变成了白澍远方的家,大床上放着一张小床,大桌上放着一张小桌,两人对坐着吃饭,手里拿着银筷戳来戳去,调笑着昨天出门见过的小鱼大鱼,贝壳龙虾。

    后来白澍长大了,水精的个头总是长得很快,彭楚粤每天感叹着说,本王也要赶紧长个子,不然就要被你超过了。白澍嬉笑着跳上他的背,两手勾着脖子,两腿缠在腰上,背上的翅膀欢快地呼扇呼扇说,不会的啊,嘭嘭永远最可爱最高大。

    海底的生活纯粹又安逸,彭楚粤每天都吹无数个泡泡让白澍趴在上面唱歌或者讲各种无厘头的故事,以至于唤水咒第一次成功的时候,小水精被波浪荡出去几十米,他慌慌张张地飞回来,两个人面面相觑,咧开一个十二颗牙的大笑,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再后来彭楚粤知道了很多关于白澍的事儿,比如小水精根本没有爸爸妈妈,只有把他养大的小丑鱼叔叔和多宝鱼阿姨,比如珊瑚水洞里有他许许多多没有化灵的同伴们比如.......

    可他唯独没琢磨懂古书上那句话,白澍也不曾告诉他。
    终于有一天,白澍消失了。

    这天来的措手不及,彭楚粤一个人在小屋里坐了一天又一天。不再吐泡泡,因为他早就学会了更多艰深的咒语,学会了在水里轻易地搅动风云。而白澍却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约定过的清晨,剩他一个人靠在床头翘着脚,脑子里飞过一段一段的风伯雨师,神农百草。

    今天是彭楚粤20岁的加封仪式。龙王将授予他新的封地,仪式结束,他就要启程前往自己的海域。彭楚粤想起白澍陪着他收拾行李时弯起眼睛笑说,没关系啊,你去哪里,我就搬到哪里。

    彭楚粤笑笑,自己竟然信以为真。

    深蓝色的冠服挺拔华贵,水晶做的帽须在水底搅出一圈一圈的波纹。龙王的小儿子跪在大殿前,接了父王手中的圣旨。

    东海东岸,即日启程。

    一个人的旅程本该是理所当然啊。彭楚粤背起自己的背包,转身看看床边桌上放着的小小号的软礁沙发银制碗筷。东海水质清冽,许久没用的银筷也被打磨得耀眼发亮,窗口一道光划过,就像当时的小水精突如其来,彭楚粤眨了眨眼,转身关上了门。

 

    东海东岸有个小龙王,有蓝紫色的长发,喜欢水晶做的头冠。

    公元两万年前,地球气候突变,日本洋流骤然剧烈,为东海带来一波深水。

    爱念书,尤喜欢坐在自己房间里抱着《山海经》和《搜神记》滔滔不绝地读。

    深水在海流的搅动下被禁锢在东海底的珊瑚海洞,化为死水,渐生魂魄。

    他的朋友再也不叫他水水,因为他的咒语念得比谁都厉害,能唤来滔天的波浪和动地的海风。

    古书说,水妖生于死水,魂轻魄淡,万年成型,万年化灵,于生处可长存,随水迁徙,是魂飞魄散矣。

    可他总是笑笑,说那又能有什么用呢。

 

    时雨为澍,忽降忽止,龙生九子,寿筵万年。

    后来,那终于又变成了别的故事,龙王的小王子爱上了水化的小妖精,至今的东海龙宫里,还留着小床小桌小碗筷。

    和他们的传说。

 

 -end-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