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固执·解谜篇 上(小白月)

接下来是解谜时间

建议与正文配合食用

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是杀人凶手

-----------------------------------------------------

天空阴沉,黑压压的云坠在窗口,把春天的温暖隔在茫茫的远处。肖战叠着腿坐在桌前,尼古丁味道的红光明灭在两指之间。

如果你有个亲生的娃娃,千万别让他去做医生。这是一个老朋友给肖战的忠告。

设计师亦然。

他回想着刚才接到的电话,在自己耐心又耐心的把设计稿修改又讲解之后,对方依然无理取闹般地要求自己在楼顶设计出三五层的飞甍楼宇,美其名曰空中庭院。

肖战拿出法律条文指明那是违章建筑,却敌不过老板一颗铜臭味的心。

社会就是道德与前途的碰撞。

古美门说,胜利即正义。

 

没有人知道彭楚粤会在今天出现在北京机场,他戴着帽子和口罩,独自拖着行李箱站在路边,看着雨水在自己脚前打出一朵朵水花。

接机口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招待着无数的重逢,泪眼婆娑的相拥或是假情假意的招手,一辆辆车靠近又离开,像一场毫无生气的红毯走秀。

可彭楚粤还是羡慕的,即使是在瓢泼大雨之中,能光明正大来接自己的,永远只有陌生而忠实的小姑娘们,以及每次都只熟悉颜色的冰冷的保姆车。

这样的工作总是令人无奈,自己唯有想尽一切办法才能空出时间,躲开无数双眼睛,去见想见的人。

经纪人被他央求着留在外地处理无关紧要的后事,彭楚粤招招手,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

 

“喂。”

“你在哪儿呢?”

 

听到肖战说在自家楼下的画室,彭楚粤心里五味杂陈,他皱皱眉,用动作指挥着司机在已经往城西开去的路上掉头,转向另一个方向。

自从自己上次生了病,肖战就在自家楼下租了一间房当画室,说是画室,其实除了房东留下的简单的床和桌子,以及他自己搬去的最简单的画画工具之外,西北向的小屋气氛还不如如家标准间。

当时他说只是需要的时候才会偶尔过来住,才得到了彭楚粤勉强的许可。

可是情况好像越来越跑偏了。

 

“你怎么会在那边?”彭楚粤不想表现出不懂事一样的狂躁,却也听见肖战捂住手机话筒说的那句。

“先放着吧,每天都麻烦你,澍。”

 

不可言喻的愤怒排山倒海而来,彭楚粤脑子里蹦出无数穿着奶牛睡衣的白澍,塌塌毛的白澍,头上殷殷薄汗的白澍,皮肤白皙的,眼神无辜的白澍……

还有刚洗完澡冒着热气头发湿漉漉滴着水软软糯糯抱着牛奶的白澍。

打翻了醋缸的脑洞不是空穴来风,彭楚粤从一段时间之前就察觉到了肖战的异常,他越来越多地提及去自己家吃饭,并且在彭楚粤半开玩笑说自己做饭给他吃的时候露出明显的失望表情。

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室友有多大的在不经意间将人斩于西装裤下的本事。

所以即使白澍是个直男,他依然担忧。

这人有毒。

 

“白澍给你做什么吃了?”

“啊,有点想吃他做的辣鸭脖。”

 

肖战的脑子完全不在线,倒是反常地一点儿没发现彭楚粤的异样,他深吸一口气,一边起身准备回家继续改他的设计稿,一边尽量平心静气地问彭楚粤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又安慰他说不用担心自己,白澍每天做饭都带他的一份不会饿着也不会无聊寂寞……

彭楚粤被气得摇开车床潲进一车冷风。

 

“呵呵,记得帮我多吃点儿澍做的大盘鸡。”

彭楚粤酸言酸语地提醒,窗外呼呼的风声差点儿盖住了肖战半笑着的那声。

 

“好。”

 

“诶,你突然打电话,怎么了?”

夹着手机艰难地披上风衣,拎起白澍留下的塑料袋,肖战锁了门按下电梯。

“没事儿,跟你说一声,忙,暂时不回去了。”

 

彭楚粤冷笑着,关上了电梯门。

 

是夜,肖战长舒一口气扣上笔记本,突然看到工作台上放着的自己和彭楚粤的合影。

那是两个人上大学的时候,每个春天,彭楚粤都会精力十足地拉着自己春游,到小城郊区不远的山里,坐在不是很清澈的水塘边撩着水唱山歌,或是扯着自己画板的背带说要上山画日出。那时候的彭楚粤很开朗,时常透着一股北方爷们儿的豪放不羁,肖战指着重庆漫山的野花对那人说你笑起来就像它,招来彭楚粤一个白眼和气势汹汹的几句酸话。

进入娱乐圈之后的彭楚粤变得内敛了很多,他会在安静的深夜里靠在自己身上看法国的文艺电影,会为粉丝之间的争吵默默地皱眉头流眼泪,也会在记者有意无意问到倾慕对象的时候如临大敌地竖起身上的刺。

清楚地知道他的敏感。

自己也小心翼翼甘之如饴。

 

可是生气烦躁的时候总会忽略很多的细节,肖战仔细回想着傍晚的电话,不禁责怪自己竟没发现恋人那么明显的异常。

那种酸涩的语气,是自己曾经一次一次逗他的力量源泉,他似乎连想都不用想,就能画出那人微压的眉角,斜斜撇过的视线和那撮不听话的头毛儿,他最喜欢的又心疼着不想让他难过下去的样子。

面前被自己不知不觉啃地一干二净的鸭骨头在灯下被渡上一层银色,骨质的空洞被放大,颜色变得苍白。

除了乐事原味薯片,肖战自诩不是一个贪吃的人,这样执着于某个人的味道……

想来竟然也是不可思议的第一次。

 

数次联系无果,肖战从彭楚粤经纪人那儿得知这人刚打电话说要独自出门度假。

这样任性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然而肖战还是不自觉蹙起了眉。

 

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约而同又有备而来,把一些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