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固执·3(小白月 完结)

再说一遍

这不是一篇青春疼痛爱情小说   18岁以下慎入慎入慎入!

一切都是故事!!!

私设!!!

平行世界!!!!!!

 

不要太当真……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彭楚粤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在这煎熬又漫长的两天里,肖战的眉头似乎皱得越来越紧,白澍也表现出了越来越多的担忧。

稿子的Deadline马上到了,不过白澍似乎没什么心思再去写,他买菜,做饭,发呆,听肖战讲他和彭楚粤以前的那些事。

肖战认识彭楚粤是那人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和许多狗血的青春校园疼痛小说一样,学长被安排去帮助学弟学妹办理报到手续和熟悉校园,身为校学生会风纪委员的肖战倚在花坛边喝水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喷泉池旁的少年。

学校的喷泉只有在每年新生入学时候才会正经工作,飞起的水珠被午后的阳光折射得像钻石一样璀璨,彭楚粤就站在那漫天璀璨里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新生报到单。白澍不用听也知道故事就开始于肖战站起身把矿泉水瓶投进不远处垃圾桶的那瞬间。

而后的故事顺理成章,学长和学弟从入学第一天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肖战用自己最迷人的微笑要到了彭楚粤的INS账号并加了好友,打开关注列表的那一瞬间就有一把推倒那人亲上去的冲动。

“也难为你忍了一年。”翘着一边嘴角,白澍托着腮帮子想,这么狗血的故事,让他写他都不屑。

肖战笑着摇摇头:“他很可爱,每一秒钟都是我没有见过的样子,我以为演讲稿都背不住的人年年都拿专业第一名,我以为报道书都看不懂的家伙每次都能给我的设计稿提出一大堆建议。”他晃了晃手里的咖啡,“我以为他是个逗比,其实这人比谁都认真。”

白澍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肖战,这人依旧穿着白T和红黑色衬衣,浅蓝色的八分牛仔裤包裹着两条笔直的长腿,依旧在想起彭楚粤的时候才会笑,又温柔又腼腆。

“他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好像感觉很生气,你们吵架了吗?”

“只是因为一些小事,我不想让他的粉丝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他好像不太乐意。”肖战点头,“网上的舆论听风就是雨,他本来就已经接触够多负面信息了,被人知道了又是一场骂战。”

白澍听到肖战的话明显一愣,只是眯起眼睛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其实你今天给我讲的故事,他那天晚上已经讲给我听了。”

那人垂下眼睛低着头,指尖用力地交缠在一起,然后又猛地伸手抓乱自己的头发:“最后一晚上,他再不回来明早我就报警。”

白澍迟疑了一下,点头说:“晚上留下吃饭吧。”

 

肖战倒下的时候白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他皱了皱眉头,又往嘴里塞了两口菜,才站起身拉起地上人的手探了脉搏。

现实果然比书上写的要痛苦,白澍对此不是很满意,他原本希望肖战完全没有任何痛苦的离开,只是想了一圈好像没有一种不痛苦的死法,就连安眠药也都会在最后一刻煎熬难忍。

算了,反正已经过去了。

白澍用尽最大的力气把肖战拖进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帮他脱了衬衣和长裤,让那人躺在自己床上,为他盖好一床纯白色的被子,还跪在床沿探过身去把被角努力掖好,他用手掌轻轻阖上那人因惊恐睁大的双眼,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打开床头的小灯,白澍搬着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肖战修长的手指。这是他很久以来的愿望,原本并不打算在这种时候实现。少年专心盯着床上那个人,鼻梁高挺,睫毛修长,皮肤透着一股安静的白皙,就连说谎话的时候都美得摄人心魄。他不由自主地泄出笑声,又突然怕吵醒他似地捂住嘴,小心翼翼地抬起另一只手抚上那人的脸颊,在接触到的那一刻顿了一顿。

彭楚粤曾经问白澍觉得肖战长得如何,白澍趴在上铺玩儿着自己脖子上的克罗心乐呵儿说就那样吧,没哥帅。

他骗了彭楚粤五年,其实他那时就觉得肖战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男孩子。

少年眉眼里全是遗憾和无奈,用颤抖的手指插进床上人浓密的发丝,附身在他额前虔诚地碰触。他关上房门的时候眷恋地望了又望,最终还是回到饭桌前,默默坐下继续吃饭。一滴被完全无视的眼泪在桌上溅起酸涩的水花。

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如果不是那晚你听到那些话杀了彭彭……

他想象的结局不是这样的。

这样同过去几年一样的孤独的夜晚,白澍独自一人在公寓里,吃了饭就洗干净所有的碗碟,往自己嘴里塞一根棒棒糖,坐下看电视。新闻上彭楚粤的经纪人似乎已经跟警方联系了,应该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找到这里,他觉得有点头疼,跳下沙发一路小跑去卫生间,准备好好洗个澡。

开了热水器一拍脑袋才突然后悔了,吃饭前他该让战战去洗个澡的,那人说好的洁癖啊……

算了算了,反正已经过去了。

白澍翻出一件单薄又宽松的纯白长T恤,抱着走进了浴室。

 

三个小兵人,夜深去安眠。

手起刀落时,还剩两个人。

两个小兵人,晚上要吃饭。

起身摔在地,还剩一个人。

这个小兵人,形单又影只。

割腕去沐浴,一个也没剩。

 

白澍有很多秘密,比如他是个gay,比如他曾经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戏文和药剂双学位的优秀毕业生,比如他也爱着一个男生从开学的第一天起,比如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话剧演员,演一个极度疯狂偏执患有重度抑郁症的的精神分裂患者……

比如那根本不是一个梦,而是他自己。

 

-END-

正文完结   案件所有的细节会在番外中说明

三篇番外

周日停更

 

周一 · 故事继续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