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固执·2(小白月)

昨天忘了说  这并不是一篇青春疼痛恋爱小说

18岁以下慎入……慎入……慎入……

不知道今天说还来不来得及

最重要的重点是

 

一切都是故事!!!!!平行世界!!!私设!!!!!

 

OVER

------------------------------------------------------------

白澍有很多秘密,比如他也是个gay,比如他曾经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戏文和药剂双学位的优秀毕业生,比如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话剧演员,演一个极度疯狂偏执患有重度抑郁症的精神分裂患者,比如……

算了那些都不重要。白澍瞅一眼客厅开着的窗户,末春虽然已经没什么柳絮,却总还是让他想打喷嚏,他揉揉鼻子,端着一碗面出了公寓,沿着幽长的走廊走到尽头,转了个弯又下了个楼,随便敲了敲门就扭开了另一家的锁。

肖战拿着画笔转过头,看见面前穿着毛茸茸的奶牛色连体睡衣,头发乖乖贴在额前的白澍,笑了笑,落地窗外午后的阳光照亮了白澍有些病态的白皙肌肤,让肖战想起上学时画的某尊石膏雕像。

“总是麻烦你,澍。”他站起身走过去,接了白澍手里的面,“可是你看外面都那么热了,你也该换身薄点的睡衣。恩……顺便出门转转。”

白澍点点头,歪着脑袋抿着嘴笑:“我知道,可是禁欲先生,你下次不上班来画室该告诉我。”他背着手摇晃身子,“我也好顺便做了你的饭,不至于一碗面打发了事。”

自从上次彭楚粤半夜闹胃病,害的肖战从城西头跑到东头为了送一碗粥之后,他就在彭楚粤家附近租了这间公寓,尽管看不到之前那小区里的春花秋月,他也愿意在空闲时间住在这里以方便照顾那个白痴。当然彭楚粤并不承认被照顾这件事情,甩着两撮头毛撇过脸憋笑,说这是本王的魅力,这大色鬼只是太想见我。

对于照顾彭楚粤这件事,起初白澍是愧疚的,毕竟这听起来更该是与那人一墙之隔的自己要做的事,最后还是肖战安慰说无比理解他一开始创作就顾不得天崩地裂的状态,倒是也感谢白澍住在这里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他和彭楚粤恋情的挡箭牌。

彭楚粤点头,抬手揉了揉白澍的头发,说你放心吧本王没那么脆弱下次不会了,引来肖战一声嗤笑。

“所以战战,这都三天了,粤粤还没回来,怎么办?”白澍端起肖战吃完的面碗,抬脚准备往外走。

肖战迟疑了一下:“欢欢这次太过分了,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再等两天吧,这两天我都住在这边,如果两天之后他还不回来……”他仿佛下了什么不得了的决心,“我就报警。”

门口那人几不可见地顿了下身形,似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报警?”

“我给他家和他朋友都打了电话,经纪人那边也只听说他想自己出去放松一下,他没工作的时候向来不汇报行程。”肖战拎起一把椅子放回原来的地方,“都这么多天了,我怕他有什么麻烦。”

肖战的白色衬衣被风吹的有些飘起,白澍对着那个背影无奈地撇撇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那我先走了。”

白澍是个编剧,日常工作是睡觉发呆开脑洞,有灵感的时候就窝进自己房间奋发图强愤世嫉俗奋笔疾书,唯一能把他从炸裂边缘拉回来的就是肚子每天准时咕咕的叫声。变着花样把自己喂饱是白澍最大的乐趣,也深深打动了一有工作就黑白不分昼夜颠倒以泡面继生的肖战。

于是火锅后的某一天,白澍不经意地提出要做顿饭给肖战,没想到却猝不及防地成为那人租了房子后越来越常住在这边的理由。讲道理肖战从没发现有一个人做饭可以做的那么好吃,以至于两天不吃就会茶饭不想。

白澍回到自己公寓,掀开当初执意要买来装满冰激凌的大冰柜,瞥了眼这个满满当当冒着寒气的大家伙,皱起眉头。

他转身拉动冰箱底层的抽屉,摸出一根老冰棍,塞进嘴里。

天渐渐暗下去,窗边被精心照料的一列绿植在夕阳的拂触下慢慢摇曳着倒影,又渐渐隐匿在黑暗中。

白澍叼着吮干净的冰糕棍蜷着腿窝在沙发的一角,歪着脑袋枕在庞大的英伦风抱枕里,屋里一片静谧,却又仿佛有什么在涌动,然而白澍并不在意,他此时只觉得脑袋好像被撕裂一样的疼痛,于是伸手抹掉额头细密的汗珠,又摸过茶几上放着的小瓶子,倒了几颗药塞进嘴里。

疼痛缓解了,和过去很多次一样,又好像不一样。少年皱着眉毛似乎想起了什么,深思了许久,然而好像并不打算动弹,他手里把玩着冰糕棍,敲出随意的节奏,面对一室安静下来的空气开了口。

“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夜风吹动窗帘弄出哗啦啦的响声,好像听懂了他的话。

 

-TBC-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