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果冰。

兜兜转转会重逢。

固执·1(小白月)

私设   平行世界     一切都是故事   

就是这样    OVER

----------------------------------------------------

彭楚粤有个男朋友,白澍叫他禁欲先生。

当然他认识那个总穿着白T和各种颜色的格子外搭的帅哥,第一次正式见面时那人就隔着火锅高涨的氤氲告诉他,他叫肖战,是个设计师。

彭楚粤是白澍大学四年的室友,也是他的房东,那人是个每天起早贪黑没有固定下班时间没有固定工作时长又经常出差的文艺工作者,所以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只有白澍自己窝在京城五环边上的这个一百来平的公寓里,彭楚粤只有在很少的时间里才会回来。

白澍是因为肖战找上了门才知道那俩人出了问题的,他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边放着看了一半被扣下来的书,伸了伸胳膊倒在柔软的靠背上。

彭楚粤和肖战在一起的过程白澍七七八八知道一点,大致就是在一个春风和煦的午后,习惯独处的白澍又一次爬上屋顶坐在楼沿,准备接受自己一天一度的光合作用,低头就看到宿舍楼后狭窄的小巷里,自己室友和一个跟他身高差不多的男人拉拉扯扯了半天,被人一把推在墙上亲了上去。白澍倒抽了一口气,止住自己体内呐喊着我靠真特么帅的第N人格,拨拉拨拉头发,转过身去,若无其事的继续念着手里那本戏剧本,看起来并不太在意身后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或者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直到毕业时候白澍住进彭楚粤家。

估计彭楚粤也觉得既然人都住进来了,怎么着也得介绍一下,于是组了那么一个局,肖战负责买菜买火锅底料调汁涮菜以及刷碗,彭楚粤和白澍负责吃。当白澍途中想站起来上个厕所时彭楚粤按着他的胳膊说,你要什么让肖战弄,他专业的。

白澍抿着嘴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肖战有点温柔又有点腼腆的笑。

在白澍看来,肖战是个完美男友,尽管他大部分时间看起来严肃又冷漠,可只有少数的人知道,他即使话不多,也会在彭楚粤误了机夜里两点到机场的时候提前一个小时等在那里,会在白澍窝在屋子里写剧本根本无暇顾及任何事情的时候拎着粥冲进彭楚粤的屋子说那人胃病犯了他来送点吃的,也会在空白的写生本子上一张一张画满彭楚粤的脸。

他很高,很帅,很温柔,很周全,很贴心,很专一。

他对他们的感情很认真。

他那么完美。

可是彭楚粤失踪了。

当肖战依旧维持了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帅脸坐在白澍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时,白澍脑子里冒出来一堆一堆曾经看过的杀人案件,什么变态医生把男朋友的骨头做成花盘在地下室种花,内脏打碎喂小区里的狗,什么某个法医因为压力过大把女朋友开膛破肚,用专业手法掏出包括舌头在内的整套内脏再把人皮拔下来缝成衣服云云,无一不像是面前这个表情淡漠穿搭规整的男人能做得出的。

“额……澍,你有听我说话吗?我是说这次的确是我不对,可我现在打欢欢手机,他关机了,他没回来吗?”

不过他是画画的,白澍提醒自己,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向肖战撑在膝盖上的手肘以及交握在身前的手指移动。手指白皙而修长,骨节分明,白澍眯起眼睛就能想象到这双手游弋在彭楚粤耳后带来的山崩地裂的快感。那人似乎感受到视线,不自在地动了动手指,似乎企图掩藏已经被发现了的因为着急并没有洗干净的油画颜料,额头上隐隐冒出汗滴。

白澍点了点头:“你每次都这么说,放心吧,”他咧嘴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月牙,露出标准的八颗白净的牙齿,“他或许是临时有什么活动,去外地了。”

“他回来了,我会通知你的。“

 

   -TBC-

评论(10)

热度(34)